5533美高梅官方网站

图片 1
国家安全禁锢分公司 国家煤矿安监局有关福建德昂族自治区莱芜市环江县贵港煤矿提醒矿长助理带班下井情形的打招呼

权威解读:未有领导者带班 矿工有权不下井

海外煤矿安全之鉴誓向“零凋谢”迈进

新华网北京10月13日电(新华社记者)当救生舱载着弗洛伦西奥·阿瓦洛斯从近700米深的井下成功升到地面,整个智利沸腾了!在他之后,一名又一名受困于深井下长达69天的矿工乘救生舱重见天日。智利人正在创造着一个关于生命的奇迹。
欣喜之余,矿业生产安全,尤其是煤矿生产安全这个老话题再次为舆论所关注。新华社记者广泛搜集澳大利亚、德国、印度、俄罗斯和美国等产煤大国的煤矿安全生产经验,引为借鉴。
完善立法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矿业安全管理主要体现在立法和制定技术标准方面。地方政府在执行联邦法律过程中,会因地制宜地对矿业生产安全和矿工职业健康制定各自的法律法规,通过对矿山设计、生产、环境保护和安全进行的审查或监察对矿业企业进行监督,有权要求不达标企业停产。相关法律法规还明确界定矿山设计师、雇主、雇员的安全责任,使每个人对安全生产均负有法律责任。
德国:德国煤矿企业在安全生产和矿工健康问题上需要遵守三个层次的法律法规:欧盟框架内相关规制、德国法律法规以及矿山同业工伤事故保险联合会的规章制度。在国家层面,《劳动保护法》明确规定了雇主的安全责任,雇主有责任和义务保障员工的安全与健康。
俄罗斯:国家通过立法将煤炭资源开发、煤炭行业管理、矿井和矿工安全以及矿工社会保障等问题纳入国家统一管理,并制定相应的保障条例和措施,要求煤矿安全技术指标必须符合法律规定,煤矿企业的煤炭开采必须在政府有关部门的监督下进行,煤炭开采企业必须负责矿难救援工作。
美国:美国国会1977年通过的《联邦矿业安全与卫生法案》对矿业安全生产进行了严格、全面的规范,根据该法案成立的矿山安全与卫生署如今已成为联邦矿业专职监管部门,依法对煤矿企业进行频繁和严格的安全检查。如果企业不能及时整改监管部门提出的问题,或被确认对生产事故负有责任,不仅会面临高额罚款,更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主要负责人将面临牢狱之灾。
严格执法
澳大利亚:执法必严是确保澳大利亚近年来煤矿安全生产显著改善的重要原因。煤矿管理者如果因玩忽职守而导致生产事故和人员伤亡,不但企业将被处以超过100万澳元的罚款,管理者还将被追究刑事责任。情况严重者,煤矿将被勒令停产。
美国:美国历史上也曾经历过矿难多发期。联邦政府通过
严格执法,关闭大量达不到安全生产标准的小企业,严惩各类违规作业,推动了产业结构的调整。作为美国煤矿安全生产的基本法,《联邦矿业安全与卫生法案》既赋予矿山安全与卫生署专职监管的特权,更强调其作为联邦机构的独立性。矿山安全与卫生署设在各产煤区的办公机构不仅独立于地方政府,更不得与煤矿企业有任何利益关系。机构工作人员如被确认玩忽职守,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重视培训
澳大利亚:许多煤矿企业实行内部安全保障制度,注重管理和预防在先,鼓励员工查找事故隐患,组成由管理、技术、培训和生产部门人员组成的联合委员会,对新设备、新工艺、新环境等因素进行风险评估,进而提出相应防范措施,有效避免事故发生。此外,一些企业行之有效的防范措施也会在业内得到推广。
印度:矿山安全管理总局负责监管印度煤矿安全生产。该机构在各个矿区均设有监察机构,并聘请工人代表出任监察员,主管监督开矿、电力和技术问题,定期向煤矿公司各级管理部门提供报告。根据印度1966年颁布的《矿山职业培训条例》,矿工必须经过严格的安全技术培训后方可上岗,而技术人员则需定期参加安全技术进修。此外,印度还通过引进发达国家的管理经验来改进本国安全生产。
俄罗斯:煤炭行业十分重视矿工自我救助培训。矿工上岗前,必须掌握基本救护知识以及救护设备的使用方法,还要充分熟悉作业环境,了解每个通道、每个设备的具体用途,包括撤离和自救的预案。此外,许多煤矿还为矿工配备了事故应急装置和物品,可以保证矿工在紧急情况下生存100个小时。
美国:煤矿作业信息化、自动化和机械化,以及基础设施的先进,确保了美国近年来煤矿安全生产一直走在世界前列。此外,煤矿企业非常重视对矿工的安全生产培训,绝大多数企业拥有独立的安全培训中心以及较为完善的培训机制。《联邦矿业安全与卫生法案》明确规定煤矿从业人员和管理人员必须接受强制性安全技术培训。就美国目前煤炭行业状况而言,培训对于煤矿安全生产的重要性甚至超过联邦机构的监管。此外,矿工和工会组织对于工人生命和健康权益的主张受到法律保护,工人有权拒绝在有损健康的危险环境下工作。
救援善后
德国:矿山同业工伤事故保险联合会不仅是一家保险公司,更是半官方的自治机构,主要职责是预防工伤事故、职业病和工作给矿工带来的危害,调查事故和危害原因,采取有效的急救措施,以及减轻工伤事故和职业病造成的不良后果。该机构通过经济杠杆作用,使企业加强自我约束,控制工伤事故与职业危害风险,达到保护员工安全健康的目的。
俄罗斯:矿难发生后,联邦中央政府会立即启动应急机制,组成由多个部门参加的救援指挥部,协调矿难救援、伤员救治、遇难人员家属接待及安置等。地方政府也会成立由行政领导负责的指挥部,组织救援工作。主要产煤区均配有专业救护机构,实行军事化管理,机构下设职业化工程部队,配备专家,能够熟练和高效地处理复杂事故和进行救援。
美国:美国联邦应急管理局是统筹协调矿难救援工作的联邦机构。矿难发生后,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国防部、老兵事务部等联邦政府部门下属的灾难应对机构将在应急管理局的协调下开展救援工作。除了联邦和地方政府的救援努力外,美国灾后救援工作的一大特点在于美国红十字会、心理学会、社会工作者协会等大量非政府组织迅速跟进,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向遇难者家属提供心理疗伤以及善后法律咨询服务。(执笔记者:蒋国鹏;参与记者:曹扬、刘向、吴强、谢荣)

统计数字显示,2009年美国境内共有34名矿工死于各种工伤事故,其中18人是煤矿工人,另外16人分别是金矿和铜矿工人,这是美国政府在上世纪初开始每年统计行业工人死亡率之后矿工死亡人数最少的一年。
截至去年底,美国煤矿有2000多个,煤矿从业人员 10.8万人,其中矿工
8.81万人。作为仅次于中国的世界第二采煤大国,美国煤矿安全生产处于世界领先水平,近年来每百万吨煤死亡率一直在0.03%以下。但是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期,美国每年有数千人死于煤矿事故。1907年,西弗吉尼亚州的一起煤矿事故,死亡人数达
362人,创美国历史之最,美国开始重视煤矿安全生产问题。其实早在1891年美国国会通过了第一个管理矿山安全的法规,随后又制定了多部法律,安全标准越来越高。但美国煤矿安全管理早期的法律存在很多不足,1968年西弗吉尼亚州法明顿矿难68人遇难后,1969年颁布的《联邦煤矿健康与安全法》才真正开始奠定安全生产基础。该法规比以前任何一部约束采矿工业的联邦法规更全面、更严格。适用于包括露天煤矿和井下煤矿在内的所有煤矿,该法案创下很多先河,例如对举报者的保护、检查人员的陪同等等。
尽管如此,在上世纪70年代早期,美国平均每天仍有1名矿工遇难,66位矿工受伤,为此美国国会1977年通过《联邦矿业安全与健康法案》加以强化治理力度,之后矿工死亡率逐年走低。近30年来,尽管《联邦矿业安全与健康法案》规定的一些惩罚措施已有所改变,但这部法案的基本框架没有变,它确立了几个基本原则:首先是安全检查经常化。每个矿井每年必须接受四次安全检查,露天煤矿则必须接受两次检查,矿主必须按照检查人员提出的建议改进安全措施,否则可能被罚款和判刑。其次是事故责任追究制。特别是当出现伤亡事故时,调查人员必须出具报告指明责任,蓄意违反法案的责任者也将被处以罚款或有期徒刑。再次是安全检查“突袭制”。任何泄露安全检查信息的人,将会受到
1000美元罚金或
6个月监禁的处罚。复次是检查人员和矿业设备供应者的连带责任制。检查人员要对出具的报告承担法律责任,同时矿业设备供应者要确保自己的设备具有可靠的安全性,否则将会受到法律制裁。
美国的煤矿安全监督机构作为一个政府部门,具有很强的独立性,在机制上防止检查人员与矿主、地方政府形成共同利益同盟。1910年,美国在内政部下设立矿业局,但调查人员缺乏执法权力。1978年根据《联邦矿业安全与健康法案》改在联邦劳工部新成立矿业安全与卫生署(英文缩写MSHA),以强化安全标准制定、监督安全生产、加强检查、调查处理事故和进行安全生产方面的研究。其所属的煤矿安全与卫生办公室下设11个地区办公室和45个矿场办公室,这些办公室既与矿主没有利益关系,也和各州、县政府没有从属关系,各地的联邦安全检查员每两年必须轮换对调。任何煤矿发生3人以上死亡事故,当地的安全检查员不得参与事故调查,而需由联邦办公室从外地调派安全检查员进行事故调查。按MSHA的规定,任何矿山救护队都不得建在距矿井2小时路程以外的地方。救人每进展一步都要汇报,直至恢复生产或确认遇难人员无生还希望。MSHA可组织调查组,矿主、受害方家属、保险公司及投资银行也可以组织调查,但调查报告的批复权在MSHA。根据事故受害人在事故中承担的责任大小确定赔偿数额,如果受害人是事故的主要责任者,一般是由保险公司支付赔偿金,否则矿主还要赔偿一部分。事故调查多元化和赔偿标准的区别,有利于各方相互监督制约,能够有效保证事故调查的客观公正性。美国煤矿安全事故一般不追究政府的责任,因为政府不负责管理企业,主要是追究矿主的责任。各级政府的职能部门只是依据有关法律法规进行监督,企业对生产经营活动包括生产安全全面负责。MSHA负责制定有关煤矿安全的规范,颁布有关的条例,实施现场监察执法。MSHA与企业签订安全合同书,煤矿企业按合同规定来组织生产,管理安全,双方按合同自觉遵守。对于违反合同的煤矿将被起诉至法院,由法院进行判决。
在有了健全的法律和监管机制的情况下,2005年,美国实现了煤矿安全当时的最佳纪录,全年煤矿事故死亡人数共23人。然而,进入21世纪以来,MSHA连续进行裁员和经费削减。截止到2006年,对联邦矿业安全与健康监察局煤矿安全执法人员的裁员幅度高达9%,致使联邦矿业安全与健康监察局没有完成
2006年对矿工总数达7500人的107处煤矿的安全生产法定巡回监察任务。这是
2006年和2007年连续2年多发严重矿难的一个重要原因。2006年,美国煤矿事故死亡人数高达47人,为1995年以来的最高纪录;2007年,全国煤矿事故死亡人数仍高达33人,分别比2005年的死亡人数多104%和43.5%。近些年的几起严重事故及创纪录的死亡人数因其具有可避免性从而极大地震动了整个社会。
为避免类似事故的再次发生,美国政府于2006年5月出台了《2006年矿山改进与新应急反应法》(MINERActof2006)。该法是对1977年的美国《联邦矿业安全与健康法》的第一份修正案。该法案提出,煤矿要进一步增强矿山安全意识,强化矿职工思想观念的转变,从而带动工作质量的提高。并要求煤矿有针对性地制订并适时更新依据本矿具体条件制定书面事故紧急预案,并提交给联邦矿业安全与健康监察局进行审批。从2006年7月到2007年年末,MSHA通过招聘,使煤矿安全监察员总数净增了172人,重新获得了实施煤矿安全生产法定巡回监察的人力保证。新招聘的见习监察员经过18个月的培训,就可以获得独立监察、执法的资格。可以说美国煤矿安全生产的稳定,得益于监管措施的加强。

美国:通过执法、培训与技术支持确保安全 (记者 陈勇 )

俄罗斯最大煤矿之一拉斯帕德斯卡亚一处矿井本月8日晚发生爆炸,至今已有66人丧生,另有24人下落不明。此外,爆炸还造成至少99人受伤。而就在上月5日,美国西弗吉尼亚州一座地下煤矿也发生爆炸,29名矿工遇难,为美国过去40年来伤亡最为惨重的一起矿难。
煤矿安全从来都是世界各国关注的焦点,每年都会有许多生命因之消逝。即便如此,人类在煤矿开采上也积累了诸多行之有效的经验。目前,加拿大、德国、英国、挪威等国已经实现了“煤矿开采零死亡”。在煤炭占国内生产能源1/3的美国,煤矿安全水平甚至比从事渔业、农业、建筑业和零售业还要高。
美国 三板斧打击矿难
作为世界主要产煤大国之一,美国也曾经历过安全状况恶化、伤亡事故严重的年代。煤矿安全专家估计,自从有煤矿以来,美国大约20万矿工被事故吞噬了生命。
20世纪前30年,美国煤矿每年平均事故死亡2000多人;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伤亡人数才迅速减少,2000年死亡40人。从国际上公认的安全生产指标百万吨死亡率来看,美国的这一指标已下降到0.035左右。从总的历史趋势看,美国的

最新统计数字显示,2004年美国产煤近10亿吨,但煤矿安全事故中总共只死亡27人。实际上连续3年来,美国煤矿安全事故的死亡人数都低于30人,每百万吨

煤矿安全状况在100多年中得到了大幅度的改善,死亡率甚至比渔业、农业、建筑业和零售业还要低。
1、矿工有权要求安全调查
1969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历史性的《联邦煤矿健康与安全法》。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项详细地规定煤矿安全监督及惩罚办法的法律。
根据这项法律,联邦政府成立了矿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主动出击检查。一旦发现安全违规问题,即对煤矿罚款。如果证明严重违规属于有意为之或明知故犯,矿主就有可能遭到刑事起诉。
这项法律还将监督权直接授予矿工,规定矿工有权要求政府派人调查安全问题。而检查未完成之前,如果问题的确严重,煤矿工会有权阻止矿工下井。
2、持之以恒的矿工培训
在美国,对煤矿工人和矿主的培训主要由矿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下属的全国矿业安全与健康学会负责,这个学会在每个
财政年都举办短期集中安全讲习班,各课程一般为期几天,针对的是联邦安全检查人员、各州检查人员以及矿主、矿业公司人员等。除了集中培训,管理局还在各州举办巡回性质的安全课程,主要向矿业工人讲授安全生产标准、技术设备操作等。煤矿工人参加课程是免费的,经费从劳工部的培训费中支出。
3、及时推广采用新技术
美国矿业协会认为,新技术在安全方面的贡献主要有几个方面:一是信息化技术的广泛采用,可以大幅度减少煤矿挖掘中的意外险情;二是机械化和自动化采掘,提高了工作效率,减少了下井人员数量;三是推广安全性较高的长墙法,取代传统形式的坑道采掘;四是推广新型通风设备、坑道加固材料、电器设备,从而提高了安全指标。而政府主要是通过技术认证这一方式来批准煤矿专用设备的生产和使用。
澳大利亚 高额罚款确保安全
澳大利亚是世界第四产煤大国、最大的煤炭出口国,同时澳大利亚在煤矿安全管理方面处于领先地位。据统计,澳大利亚全国矿山从业人员多达10万,但
事故率却很低。2000~2001年间,产煤大州新南威尔士州煤矿每百万吨死亡率为0.014左右。
澳大利亚1984年颁布了《职业安全卫生法》,1994年联邦政府又参照该法制定了《矿井安全健康法》并每5年修订一次。在联邦政府颁布的法律基础上,联邦各州也根据各自的实际情况制定相关法规。
澳大利亚煤矿事故的成本非常高,经认定为责任事故后,矿井不但要承担高额的罚款,发生事故的煤矿、所属矿业公司、经营者及其委托的管理人员都会被追究刑事责任或行政责任。在新南威尔士州,煤矿一旦发生事故造成人员伤亡,业主将被处以100万澳元(约合人民币630万元)以上的罚款。情况严重的,矿井还会被勒令停产并关闭矿井。
加拿大 矿山都要建“避险站”
加拿大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在煤矿开采、生产安全等方面,都处于国际前沿水准,也属于“煤矿开采零死亡”的国家。今年1月29日,加拿大72名矿工被一场大火困在矿井下。26个小时后,这可怕的一幕随着最后一名矿工毫发无损、兴高采烈地出现在地面上而结束。美国媒体特意刊登文章,认为其安全经验值得借鉴。
据悉,这72名矿工当时躲进了钾盐矿中遍布的“避险站”中。在那里,他们可以免受有害气体的侵袭,获得氧气和食物,并等待营救。加拿大法律规定
,大部分矿山都要建造这种“避险站”,这同美国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美国的法律只要求某些矿山在某种情况下建造“避险站”,大部分煤矿都没有这样的“避险站”。
此外,加拿大还要求矿工随身携带个人紧急情况装置和氧气装置。如今,个人紧急情况装置在加拿大的地下矿井中被广泛使用,它能透过土壤和岩石发送信号。
南非 提高死亡赔偿标准
世界著名的矿业大国南非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曾经历过严峻的矿山安全形势,当时每年矿井事故死亡人数都在千人以上。通过长期的严格依法治理安全隐患和大量采用科技手段提高矿山安保水平,如今南非在矿山安全管理、安全设备技术开发、矿井救援、瓦斯抑爆、降低百万吨死亡率等方面均居世界领先地位。
1987年南非当局在全世界范围内招标寻求技术解决方案,组织专家给煤矿“诊病”。最后,南非将军事上的防爆技术应用到煤矿瓦斯防治上。此后,南非政府对症下药,加强了对煤炭安全管理立法的力度,让煤炭安全有法可依。
在科研层面上,南非建立了煤矿瓦斯治理实验室,加大对瓦斯的研究和监控力度。国家制定各类煤矿井下爆炸和危险事件的模拟实验,让相关人员现场感受到爆炸的威力,并“近距离”接触死亡。
提高对矿难死亡人员的补偿标准,也是南非矿难次数减少的重要原因。南非煤矿事故的补偿标准约合45万元人民币。

煤死亡人数在0.03以下。美国矿业协会主席杰克·杰拉德今年1月发表公报称,这创造了“历史最好记录”。而负责矿业安全的政府部门———美国劳工部下属矿业安全与卫生局,还计划到2008财年将煤矿死亡人数再减少15%。

来源:广州日报

高产量低伤亡三大原因

为何美国煤矿能实现“高产量低伤亡”?美国矿业协会认为这得益于三大因素:新技术的应用提高了煤矿生产安全;矿主和政府部门都增强了安全责任感;增强了对煤矿工人的培训。矿业安全与卫生局则将其经验总结为“成功三角”,构成这“三角”的三边分别是执法、培训与技术支持。

美国煤矿安全生产的法律基础是1977年通过的《联邦矿业安全与健康法案》,这部

法律是根据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连续发生几次大矿难而修订的。它确立了几个基本原则:首先是安全检查经常化,每个地下煤矿每年必须接受四次安全检查,露天煤矿则必须接受两次检查,矿主必须按照检查人员提出的建议改进安全措施,否则可能被罚款和判刑;其次是事故责任追究制,特别是当出现伤亡事故时,调查人员必须出具报告指明责任,蓄意违反法案的责任者也将被处以罚款和有期徒刑;第三是安全检查“突袭制”,任何提前泄漏安全检查信息的人,可能被处以罚款和有期徒刑;第四是检查人员和矿业设备供应者的连带责任制,检查人员出具误导性的错误报告、矿业设备供应者提供不安全设备,都可能被处以罚款和有期徒刑。

近30年,尽管《法案》规定的一些惩罚措施已有所改变,特别是罚款数额到今天已经有较大提高,但这部法案的基本框架没有变,其中的一些原则比如经常性安全检查和事故责任追究制等,也被其他国家广为借鉴。人们不难发现,这部法案尽管规定的最高刑罚只是5年徒刑,但设计却很严密,尤其考虑到了煤矿可能“应付”安全检查、检查人员不负责任以及设备安全性等各种情况。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